欢迎光临企业网站优化推广公司,专注于网站建设与网站优化的完美结合。

企业网站优化推广

专业网站建设优化平台,整站营销推广服务

关停无数机构的武汉教培圈,为何如今依然火热?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5      浏览量:0
太阳还未从东边抬眼时,这座城市的早晨

太阳还未从东边抬眼时,这座城市的早晨便开始了。

正值暑假,街上少了一分熙熙攘攘,多了一分恬静祥和。稀疏的车辆踏着尘土飞扬而去,无处不在的施工声响震彻着老城区,但它不为所动

号称“每天都不一样”的武汉身体力行着这句城市口号,整个城市像个工程巨兽,试图通过置换左臂右膀来“悄无声息”地在市民眼皮底下变得精致美丽。

这些微弱的美好变化对许多人来说,就像疾驰而过的匆忙列车,无暇细琢。

九点,在安静与喧嚣并行不悖的城市早晨,洪山区的丁校长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与此同时,陆续有学生踏进机构的玻璃门。 他们或独自前行,或由父母接送,在别人沉溺睡眠的暑假时光里将大脑分割成了无数暗匣,一格装应试,一格装素质,一格装自我。

同期,无数机构正敞着大门,迎接熙攘学生人群的到来,其中有适龄的,也有学龄前的。

这把一如既往的教培热火,往武汉八月的火炉里又添了一份炙热。


生源:只有一半初中生能上普高

教培火热的背后,有人如愿入了名校,有人却被名校拒之门外。

据武汉教育局2017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武汉现共有学前儿童30万、小学生53万、中学生31万、高中生10万。

这其中,普通初中的毕业生数为6.3万,而普通高中的招生数为3.6万,普高率为57%,也就说:只有一半学生能上高中。

究其原因,可以追溯到资源和就业这两个点上。

高中资源稀缺,是造成普高率低的首要原因。 武汉共有普通高中92所,其中省、市示范高中有66所,而在民间人气颇高的只有九大名高。

因此可以说,顺利升上高中的那一半学生,上名高的几率大约只有10%。

第二个原因则是:武汉是老工业城市,钢铁、轮船等重工业、制作业十分发达,并且近年来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崛起,因此实用型人才缺口极大, 所以在考不上好高中的前提上,许多初中生会将重视实操技能培训的中职学校、技工学校当成第二选择。

据丁校长介绍,有部分全国有名的职业学校,如武汉长江职业学校,它的招生分数线已经超过一般的二本分数线。

另外数据显示,中职学校和技工学校招生数为3.8万,可以说是承接初中流失生源的最大入口端。

稀缺的高中资源和激烈的名高竞争使得武汉家长们不得不把竞争线拉到小学甚至学前,因此有名小和名初的地方必然有教培机构扎堆,在纵横交错间形成了一条条满是培优字样的培训街。

这其中,在武汉民间最负盛名的,是水果湖教培一条街。


水果湖:被名校和政府机关所包围

无数栋紧挨着的商品大楼,琳琅满目的机构广告牌也紧挨着,有诸如智康一对一、新东方、龙门这样的大品牌,也有巨人、荆楚潮这样的本地品牌,当然也有无数不知名的、深藏在大楼内部的中小机构,这就是密布了上百家教培机构的水果湖截路。

除了水果湖,武汉教培机构比较集中的地区还有中南海、南湖、光谷等地,而水果湖之所以能成为更具名气的教育宝地,跟它的丰厚资源是分不开的,可统筹为以下三点:


1. 文化资源

水果湖隶属武汉市武昌区旗下的一条街道,而武昌区境内各类历史遗存众多,有黄鹤楼、辛亥革命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东湖风景区、宝通禅寺等著名景点,历史遗址100余处,文物保护单位38处,而武昌起义也是革命党推翻清政府的第一枪。

如此丰厚的文化资源,使得文化气息潜藏在武昌区的每一砖每一瓦中、潜藏在武昌人民的骨髓与血肉中,因此教育氛围十分浓烈。


2. 行政资源

政府脚下自然景象繁华。水果湖附近,集聚了湖北省政府、湖北省教育厅、湖北省国资委等重要行政单位,附近还散落着湖北省财政厅、湖北省公务员局、湖北省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等机关单位。

可以说,这里是离教育心脏最近的地方,也是嗅闻教育动态的最佳地段,任何教育新政策都在这里制定、完善、颁布、实施。


3. 教育资源

如果你从春蕾路往东湖路的方向走,会依次路过水果湖第一中学和水果湖第二小学,这两所学校与水果湖高级中学在地图上恰好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

名小、名初、名高,都占了个遍。

武汉十大名高之一的水果湖高级中学将“2015年—2017年的高考英才榜”登在校门口的墙面上,满目皆是清华、武大、华科大等一流名校的名称。

除此之外,附近还有省机关第二幼儿园、白鹭街小学等校,在不远的八一路上坐落着武汉大学。

志力升教育大脑地图英语的康睿贤校长坦言,当初选择驻扎在此地是看中其丰富资源,但也因为资源过于集中,竞争太过惨烈,中小机构难免会被大机构挤压。

考试和生活,大品牌与小机构,在这条街无声博弈着,虽然仅有数百米的路程,但有无数学生在这条热闹的教培街度过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十几年时光。

然而,教培街热闹的背后,是机构不断的更迭。


机构:办证难,一边新开一边倒闭

“竞争激烈”,是每一个城市的教培圈皆面临的难题。

关于武汉教培机构数量有多少这个问题,教育局几个月前的调查数据显示: 在教育主管部门取得办学许可证并在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的培训机构有441家,而只有营业执照、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各种教育咨询公司共8672多家。

江岸区学思源培优的王焜校长给出的答案更为大胆:“如果算上那些在居民楼里的‘黑户’,最少有两万家。”

学生数量的庞大以及家长需求的递增,也使武汉教培市场在“外行”看来是蓝海状态,因此各入局者均抱着“分一杯羹”的心态创办各类中小机构,然而,一边新开一遍倒闭才是常态。

关于倒闭潮,洪山区翰博教育的黄龙校长说:“今年五月来已经有三四家机构来问我收不收盘了。”

王焜校长也直观地感受到周边机构的来来往往:“楼上不断有机构倒闭。”

而造成机构无法生存的原因,不仅是机构自身的弊病所致,也是武汉今年以来政策的大变革所致。

今年三月,武汉市人民政府颁布《武汉市民办培训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全面开展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治理。

“没有办学证就要停学”,按理说办证应成为武汉八千多家不合法机构火烧眉毛的急事。但与政府严抓的快节奏比起来,办证难则是一项长期困扰校长的“慢事”。

刚取得办学资格证的黄龙校长说: “整整办了半年有余,耗费了大量精力。”

而王焜校长也表示:“办了一年,因为整栋楼房的消防系统不过关而卡住了,预计整个过程下来得花费十多万。

“除了消防证明,还要拿房屋安全鉴定书找房产局,然后是各个施工图,各项都要找关系。” 黄龙校长这样描述办证的繁琐程序。

战线长、耗钱耗力、需疏导人情关系等因素导致的“办证难”,成为各机构在不合法道路上越走越远的现实推手

水果湖TOP教育的周丽红校长甚至有些赌气地说:“不办了,查到就关门。”

8月1日,武汉市教育局又公布了《武汉市文化教育类民办培训机构设置标准 》,对民办培训机构的举办者、办学规模、教育教学、人员配备等10个方面做出了规

此文件中最重要的三项内容是:培训内容和计划要备案、严禁公办学校在职教师培训机构任职、民办培训机构不得选址于居民住宅与工业用房。

这次整治号称史上最严,在政策的大刀阔斧下,机构的生存处境也愈发艰难。

而政策影响的不仅仅是机构的存活,还使武汉曾经刮遍全城的奥赛之风彻底偃旗息鼓。


禁奥:被翻篇的奥赛之风

当被问起武汉的奥赛之风从何而来时,丁校长提到了武钢三中。

据资料介绍,武钢三中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开始派遣本校学生参加各类国内国际奥数赛事,并迅速成为奥赛明星学校。

从1987年以来,武钢三中每年都有学生进入数、理、化、生、信息等学科国家奥赛的冬令营、夏令营,共有600多人在全国性的竞赛中获国家级奖,居全省重点中学首位;截止2008年9月,已有15人次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并获奖,先后获得九枚金牌、二枚银牌,创造了一所中学在一个学科领域获得国际大奖最多的全国纪录。

丁校长半开玩笑地说:“在我念初中那会,几乎周围所有人都想考武钢三中。但想要考上,要么是文化课特别优秀,要么得在竞赛中拿过奖。”

武钢三中正式开启了武汉的奥赛史,而荆楚潮也是武汉数学培优史上不得不说的重要“人物”。

荆楚潮,武汉本土培优品牌,被称为武汉数学培训王牌机构,1998年起专注中学数学培优,后将业务范围拓展到小学至高中的数学培优。荆楚潮数学在2011-2017年连续7年拿下武汉市中考状元,并在2013-2017年连续五年包揽了全国初中数学联赛一等奖(武汉赛区)的半壁江山,某家长表示:“论数学培优,武汉学而思比不上荆楚潮。”

在荆楚潮之后,无数专注数学培优的培训机构崛起,再加上招生政策的指引,使武汉在十几年间便拥有了十几个杯赛,奥赛之风也刮遍全城。

招生政策是使奥赛狂热合理化的现实因素。 关于这点,王焜校长表达了作为一位家长的无奈:“孩子小学三年级就要学习初一的内容,但是没法不学,因为周围的人都在学,因为小升初的考试就是要考奥数大题”。

此前,武汉小升初的升学政策是“择校”,学生如果想顺利上名初,就得准备一份漂亮且亮眼的个人简介,而简历中名初最看重的一项指标是:奥赛得奖情况。如果拿到华杯赛一等奖证书,则相当于半张名初入场券。

而在初升高考试中, 过去采用“网招生”政策。“网招生”们可免于参加中考、直通优质重点高中,最终获录的多是有学科竞赛特长的尖子生。

因此,基于追逐卓越的“天性”,各家长纷纷把孩子送进奥赛班,也时常出现数万名家长齐聚某杯赛比赛现场的新闻。

奥赛,成了应试刚需,各类名头的杯赛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崛起。

武汉单奥数类杯赛,大大小小加起来就有12个。除了华杯赛、创新杯、世奥赛、新希望这四大杯,还有未来杯、中环杯等“年轻”杯。

彼时,许多培训机构都与这些杯赛有直接联系,或承办,或开设报名窗口,以此作为筹码来吸引学生家长参加培训班。

今年三月以来,各大杯赛被禁、纷纷下线,引领了武汉“尖子生”风云十余年的“网招生”也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在此背景下,奥赛从被众多机构和家长学生“趋之若鹜”的蜜糖变成“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

四月,武汉市教育局在的教育事业计划会招生入学工作会上再三强调,不得采用统一笔试或者任何变相形式的统一知识性考试方式选拔生源,不得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

不过王焜校长表示:“奥赛没了竞争也不会变小。”

据悉,没有了杯赛证书,如果参加民办初中自主招生,除了个性特长和素质报告册之外,在大型教培机构举办的测试中如取得好名次或好等级也可作为“筹码”,如学而思2018年春季在武汉九个城区举办的“学而思学员综合能力诊断”。

在这些“大型测试”以及各区段考中,曾经的奥数已经改头换面、风采不再。

而没有了奥赛的武汉教培圈,仍在继续着它的节奏。


生态:江北江南水各一方

城市的个性造就了教培圈的个性,欲了解教培生态,必先了解城市生态。

“江城”武汉,被长江和汉江一分为三的中部城市,具有武汉三镇(武昌、汉口、汉阳)隔江鼎立的格局。

据丁勇校长和王焜校长介绍,江北地区即汉口一片,历史不长、外来人口居多,以商贸为主、码头文化偏重,因此商人居多;而江南地区即武昌一片,则是辛亥革命的起源点、有深厚历史积淀,且多有钢铁、石化等大型国企,因此文化气息较浓,多为高知人群。

历史、地理背景的差异直接造成了人群分层,而人群的迥异也意味着教育理念、教育需求的不同,而这一切差异共同造成了武汉内部纷呈异彩的教培生态。

在武汉,新东方40多家、学而思13家、高思1家、巨人40多家,即便算上荆楚潮、鹏程等知名机构,大机构的占比也不过2%左右。

市场份额极其分散、中小机构成大头的局面,不仅是全国教培行业所共有的底层规律,在武汉,还与前面所说的城市生态有关。

以长江为界的江北和江南,一方商人居多,一方高知人群居多,他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需求也各不相同,而一家教培机构很难做到完全调和两者口味,因此也出现了像一位校长所说的现象:“荆楚潮在江北很厉害,但在江南就完全不行了。”

无法兼顾家长的分层需求,也许是荆楚潮无法均衡发展的原因之一。

除了荆楚潮,另一个在本地成长起来的大型企业是武汉巨人学校,它2017年培训过的学生高达十万,但相同的是,二者均未上市。

水各一方的江北和江南,不仅孕育了发展状况各不相同的本土大机构,也孕育了无数中小机构,而怎么满足家长的分层需求、怎么在这种教培生态中生存下来,是校长们的头等大事。

当被问到近年管理上有无进步时,今年25岁的黄龙校长撂下一句狠话:“反正是不怕事了。”

当然,无论是办学十几年,还是刚踏入教培圈不足一年,校长们都在与自身的局限性博弈、与政策的利刃博弈,因为生存是第一要义。

因此,武昌区唯梓教育的徐老师在坚持“传统教法才是真正有效的教法”观念的同时,也积极迎合潮流去变革思维、在课堂上运用科技辅助学习,如智能批改等;因此,黄龙校长在面对“难缠且精明”的家长、以结婚为离职理由的员工时,不再耗费大量精力去纠结和斡旋,而是以大局为先、选择平和面对。生存下来,是他们机构今年最大的目标。

传统教法与新教法,坚持与放弃,在这座城市同期上演着。

而这些煎熬于生存线上下的中小机构校长们,是武汉教培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他们的生存状态,决定了武汉教培圈的生态。

武汉八月的火热,也源于他们心中对教育的火热。